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防字604

这是六十团知青的精神家园,信息沟通的平台

 
 
 

日志

 
 

22336 一句俄语差点引发的战争  

2014-09-11 00:10:32|  分类: 北大荒青春纪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忆当年一句俄语差点引发边境武装冲突(图为黑龙江知青博物馆)

                             图为黑龙江知青博物馆

 

         原题目:知青忆当年一句俄语差点引发边境武装冲突

   2006年8月1日,在出席了位于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镇的黑龙江知青纪念馆的奠基仪式后,我和一些朋友应邀前去爱辉县外三道沟村,参加原在外三道沟插队的知青、现为上海高博特生物保健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刚先生给当地学校赠书活动以及回访的上海知青和当地老乡的联欢。

 下午5点,张刚等来到江边,脱了衣服,象当年那样跃入黑龙江游泳。站在一旁的一位上海知青向我讲述了一个个当年发生在外三道沟的故事。

 1969年4月,在珍宝岛中苏武装冲突发生后不久。一批上海知青来到外三道沟插队。夏天,男孩子们都喜欢下黑龙江游泳。这里江面还没有黄浦江宽,不过水流较急,游不了多远就得上岸走回来,一不小心越过主航道被冲到对岸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江对过有座苏联的瞭望哨所,不时还会有苏联巡逻艇贴着主航道挑衅,掀起的浪花有时会让人呛口水。上海知青觉得被人欺侮吃了亏,无论如何也要报复一下,解解心头之恨。

 如何报复,拳打脚踢绝无可能,你武功再好,人家在船上,够不着;开枪打,绝对违反政策命令,上级三令五申,斗争要有理有利有节,绝对禁止打第一枪,这一开枪冲突就会激化,说不定还会引发中苏大战甚至世界大战,谁也没那个胆子出这个风头。有个捣蛋鬼想出了一个要文斗不要武斗的好办法,学一句俄语,哪天游泳时等苏联船靠近我们时大家就一起喊,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气死老毛子。众人拍手叫绝,齐声称这主意高,实在是高(电影《地道里伪军大队长的话)。于是他们就向有俄罗斯血统的老乡学了一句自认为能解气的俄语,在宿舍里反复念诵,一直练到估计是外交部翻译才能达到的纯正熟练程度。

  过了几天,下午收工后,这些男知青正在江里游泳的时候,一艘苏联边防的交通艇从他们身边驶过,几个男孩一起大声反复喊一句俄语,交通艇上的苏联人大概是吃了一惊,还以为是船上的扩音器出了问题,都走出船舱来到甲板倾听,船也停住了。几个男孩游到下面走了回来,又下江游经苏联交通艇,和岸上一批看热闹的人一起高喊那句俄语。苏联交通艇上船员听到这么多人在喊,脸色大变,船咕嘟一下就往上开走了。这批上海知青看见诡计得逞,高兴极了,继续游泳。

  哪知没十几分钟,从上游布拉戈维申斯克(海兰泡)方向开来两艘苏联炮艇,就在知青游泳的水域主航道上贴近中方一侧抛锚停下,卸下炮衣,并且把炮口对准我岸,一副开打的威慑架势。一些苏联军人拿着枪朝知青比划,气得哇哇大叫。眼看一场流血冲突就要因一句俄语而爆发。

  知青向老乡学的那句俄语当然不是“打倒苏修”、“打倒苏联社会帝国主义”、“打倒新沙皇”、“打倒勃列日涅夫”之类政治口号,而是他们自认为最能气疯苏联军人的话“我是你爸爸(俺是你爹)”,比TMD这句国骂还要粗俗一个档次。

  苏联军人真的被激怒了,要知道这些炮艇不是属于边防部队,而是奇怪地隶属于太平洋舰队阿穆尔河分舰队,是海军编制。停在江中的苏联炮艇甲板上的水兵不是荷枪实弹,就是脱光衣服只穿条三角裤,大概是准备下江抓人了,个个虎视眈眈。知青们也毫不畏惧,一圈圈地游,一批批地游,不停地用俄语高喊“我是你爸爸”、“我是你爸爸”。苏联水兵既感愤怒,又越来越迷糊,实在弄不明白向他们肆意挑衅的中国小孩子(16-17岁)到底想干什么?

  就在苏联交通艇停在江里倾听知青的喊叫时,我边防瞭望哨也发现了情况。在沿江快速驶下的苏联炮艇在主航道停留后不久,正在附近执行巡逻任务的我边防军骑兵排接到命令也飞速赶到了外三道沟,迅速在岸边的柳毛丛子后面成战斗队形匍匐散开,枪口都瞄准了苏炮艇上的水兵。大队党支部书记看见一队解放军骑兵一团灰烟穿过村子发疯似地冲向江边,也大吃一惊。了解了情况后,立即命令全村武装民兵集合,带上所有武器-轻机枪、冲锋枪和步骑枪、手榴弹赶到江边,保护知青。你苏联兵敢下江越界抓人,我这里也敢开打,谁怕谁呀。

  见我解放军骑兵部队赶到,全村的老百姓也赶来助威。男知青们更加亢奋,继续用俄语高喊“我是你爸爸”,“我是你爸爸”,震耳欲聋,不把炮艇上的苏联兵气到七窍冒烟誓不罢休,鲁迅先生所说的阿Q式精神胜利法在这时发挥得淋漓尽致。有人还冲回宿舍拿来一杆从上海出发时带来的红旗,上写“活着就要拼命干,一生献给毛主席,XX中学红卫兵”,站在岸边摇旗呐喊。这时全村不拿枪又会游泳的青壮年和男知青都跳下江去,不停地游经苏联炮艇。不过在红旗下,大家不能再喊“我是你爸爸”那样不严肃的话了,改用中国话喊“毛主席万岁”、“打倒苏修新沙皇”,“打倒勃列日涅夫”,也不管对方是否能听懂。一场玩笑已经演变成边境的政治斗争了,差点酿成一场边境武装冲突。

  苏联炮艇大概发现中国一侧岸边已经有军人和武装民兵埋伏,于是退回到苏联一侧岸边抛锚。见苏联炮艇退回,天色也开始暗了,我方游泳人员也分别上岸回宿舍和住所了。知青们的精神胜利感得到充分满足,出了口恶气,大家心情舒畅,得意洋洋,兴奋不已,当时谁也没有意识到这个国际玩笑再开大些可能导致的恶果。

  苏联炮艇在外三道沟对过的黑龙江边停了一晚后,到第二天上午就离开了。只是苦了那个排的解放军和部分武装民兵整个晚上一直在江边监视。战斗终于没有打响,一场边境武装冲突在莫名其妙中一触即发,也在静悄悄中顿时化为烟云。

来源:搜狐网

网址:http://history.sohu.com/20140630/n401558921.shtml

(责编08)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